北京深圳虐待儿童新闻:最好的政策是直接把孩子从他们的父母身边带走|虐待儿童|父母|父母权利

发布日期:2019-07-24

    原标题:深圳儿童虐待事件直接带走儿童离开父母是最好的政策。除了极端的情况之外,未成年人的成长还需要在家庭环境中进行。惩罚父母的不法行为是合理的,但是直接带走是明智的。12月23日上午,一则有关父母在深圳殴打女儿的录像引起了公众的关注。这段视频记录了一个穿着深圳校服的女孩,她大约七八岁,被父母残忍地殴打。5月23日下午,宝安区委宣传部发布了关于此事的通知,称录像中抓到的女孩已经被找到,她的父母已经承认殴打女孩的事实。目前,当地警方正在依法进行调查和处理。宝安区妇联向法院申请保护女孩人身保护令。在司法实践中,父母虐待儿童的案件并不少见。在应对机制和措施方面,在严重案件中,除了刑事起诉和人身保护令外,虐待儿童的补救措施包括终止共同居住和将受虐待儿童从原来的监护权转移。然而,从长远来看,这种看似临时和有效的处置方式是否必然符合“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仍有待讨论。尤其是当女孩的身体表面没有伤痕时,是否有可能违反“家庭和睦”的原则,直接对她的父母提起刑事诉讼或申请人身安全令,从而打破亲子关系?家庭在孩子的成长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回顾古今中外,未成年人一直被视为父母的财产,其个人和财产可由父母处置。在当今社会,任意殴打或虐待儿童作为私有财产的行为违背了法治社会对父母权利的形式和意图的强调。家庭作为抚养和照顾儿童的基本单位,在维护家庭成员之间的和谐、巩固父母权利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国家亲权”与监护关系密切。就国家而言,任何未成年人的父母都是社会的成员,但他们承担着抚养未成年子女的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旦发现未成年人的生活环境不再有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国家将带他们离开亲生父母,由相关专业机构给予他们良好的治疗。父母与子女之间父母权利的实现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通过加强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相互作用,特别是通过促进父母对子女履行不对称和不平等的义务来实现的。虽然血浓于水,老虎却讨厌食物。然而,基于对人性善恶的法律的双重视角和冷静的解释,国家不断加强对父母如何正确履行相关义务以及父母何时懒于履行义务的紧急处理。正是鉴于儿童与家庭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儿童权利公约》在其序言中重申,家庭作为社会的基本单位,作为家庭所有成员,特别是儿童的成长和幸福的自然环境,应当接受必要的保护和帮助,让孩子在家庭环境中享受幸福、关爱和宽恕。在坚定的气氛中成长。随着家庭功能的不断细化,法律逐渐成为调节家庭生活各种规范,尤其是家庭法的最重要的社会控制手段。随着家庭功能的不断延伸,家庭法本身也在不断变化和发展。它不再局限于婚姻法、家庭法和福利法的狭隘领域,而是扩大到为家庭成员提供支持、照顾和维持。少年法与家庭法秉承“儿童最大利益”和“家庭和谐”的原则,共生共荣。甚至“国家亲权”原则也不能片面理解和适用。把未成年子女从原来的家庭带走必须谨慎。“国家父母权”规则在父母权不明确时通常紧急干预,促使父母承担抚养子女的责任,直到重建健康有序的家庭生活。至于把未成年子女从原来的家庭带走,这是最后的办法。因此,除了以书面形式虐待父母的非法行为外,更重要的是在父母、情感交流和亲子互动方面提供适当、有针对性的培训,以解决问题,最终促进子女“在家庭环境中,在快乐的气氛中成长”。幸福、爱和理解。法律只不过是人的感情,儿童最大利益的原则自然是少年法的黄金法则。但同时,少年法也是广义家庭法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强调“家庭和谐”的原则。家庭法是最具情感的法律领域之一,因为它涉及人际关系和儿童。因此,需要从宏观上加以解释,以多元化的方式加以实践。除了极端的情况外,未成年人的成长还需要在家庭背景下进行,尤其是当虐待儿童尚未达到刑事定罪的门槛时,过分加强刑罚是不合适的。相反,我们应该为疾病制定补救措施,并个别和有针对性地解决家庭问题。我们不应该直接把父母置于道德对立面,惩罚他们的违法行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应该给他们留有余地。张宏伟(济南大学青少年家庭法律研究中心教授)主编:张沈